万国彩票官网网址-孙正义,从阿里巴巴“毕业”

原创 浅婵、玄宁 PingWest品玩
过去十多年都在“寻找下一个阿里巴巴”的孙正义,直到离开阿里巴巴董事会,也没能如愿
作者:浅蝉、玄宁
6月25日,日本软银集团(9884.OT)如期召开年度股东大会,其CEO兼董事会主席孙正义宣布辞去阿里巴巴集团(NYSE:BABA,09988.HK)董事一职。
“作为董事,我从阿里‘毕业’了”,孙正义自言这段经历已非常“圆满”。与之相对应的,据软银集团5月18日公告称,马云也将辞任软银集团董事。孙正义与阿里巴巴结缘于2000年。那时刚刚创办阿里巴巴的马云在寻求投资时四处碰壁,后来经人介绍与孙正义取得联系,并诞生互联网投资史上的一段佳话:交谈不过几分钟,孙正义立刻被马云的“热情和理想”打动,决定为阿里巴巴投入2000万美元的资金。就是这样一笔似乎有些冲动的直觉式投资,让孙正义和日本软银开始成为互联网投资界的神话。哪怕在那之后紧随而来的互联网泡沫破裂中软银的估值一度脚踝斩,而孙正义也错过了摆在面前的亚马逊、谷歌和Facebook的投资入股机会。
2014年阿里巴巴在纽交所上市,软银通过十几年前那笔2000万美元换回的是这家互联网巨头29.5%的股份,单笔投资回报率超过1700倍。也正是这次上市,将马云和孙正义分别捧到中国和日本首富的位置上。截至2020年,软银即使多次通过出售阿里巴巴股份套现,依然是第一大股东,据报道称持股率为25.2%。
这次巨大的成功奠定了孙正义在投资界的地位,并最终让孙正义在2016年至2017年间,造出了资金池高达1000亿美元的庞然大物——愿景一期基金。此后愿景基金“疯狂扫货”,投资优步、滴滴、Wework等数十个公司,涉及互联网、前沿科技、医疗健康、房地产等多个领域,意图将各个赛道的领军者都纳入版图。孙正义一如既往地杀伐果断,据彭博社报道,截止2019年6月,持资100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已经投出去642亿美元。惊人的花钱速度背后,孙正义充满远见但有时候过于激进而显得有些“好高骛远”的投资风格,也展现的淋漓尽致。愿景基金的投资决策人几乎就是孙正义自己一个人,他希望通过大手笔投资来“整合”那些看起来注定将支配人类未来生活的领域,比如共享出行以及自动驾驶。孙正义用近乎威胁的形式,强势入股优步,一手把这家问题不断的公司在上市前的估值一度推高到了1200亿美元,但共享出行商业模式的可持续性在过去几年并没有得到印证,优步最终硬扛着上市,亏损看不到尽头的同时股价也看不到复苏的迹象。
另一个失败案例是共享办公公司WeWork,这是孙正义一手扶持起来,又亲眼看着它崩塌的公司。2017年软银入股,并把WeWork的版图拓展到亚洲等地,到2019 年初,WeWork 的估值一度高达 480 亿美元。按照孙正义的计划,它在上市时的估值本应达到600亿美元。但接下来,故事急转直下,人们没等来WeWork的上市,而是等来了一连串从企业治理到财务表现的公司丑闻,加之优步等公司IPO后的糟糕走势,给共享经济的模式打上问号,WeWork最终上市无望且估值大跌,濒临破产,甚至让一度想硬着头皮硬撑估值的孙正义打了退堂鼓,撤回了原本的接盘计划。
一通折腾之后,当初拿着1000亿美元试图大展宏图的孙正义,交出的答卷却是约180亿美元的巨亏。这其中优步和Wework曾被孙正义寄予厚望,却也是拖累愿景基金的罪魁祸首,分别造成了51.79亿美元和45.82亿美元的亏损,并且仍然深陷泥潭无法自拔。孙正义不得不承认:“愿景基金投资的88家公司中,大约有15家可能破产,另外15家将显著增长,其余的都将归于平庸”。
孙正义将对阿里巴巴的投资形容为软银投资组合中的“明珠”,而这颗明珠由于罕见的高回报和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“孙马配”投资故事,而变得过分闪耀,掩盖了孙正义投资风格的另一面。其实孙正义从没改变,他也许是互联网世界里最有使命感和远见的投资人,但他的投资方式,却从来都像是一次次豪赌。阿里巴巴那次他赌赢了,但后来的几年,他的手气没那么好,而投资阿里巴巴的光环也终于消散了。某种程度上,如今愿景和软银的局面是一早就被孙正义的投资风格决定了的。
孙正义离开阿里巴巴的董事会,充满了某种象征意义。孙正义最终没能找到下一个阿里巴巴。褪去阿里巴巴为他加持的十级滤镜后,大众终将看到一个激进的赌徒式人物,他的投资人也终将回到基本的财务回报模型来审视对他的信任。而整个行业也将反思,孙正义和他的愿景模式究竟给整个互联网创业领域带来了什么?是如他自己所说,推动了未来更早到来,还是扮演了过去数年互联网投资领域巨大泡沫的吹泡泡者?在从阿里巴巴的光环中“毕业”后,这些问题终将迎来答案。
往期精彩文章推荐
原标题:《孙正义,从阿里巴巴“毕业”》
阅读原文�阿里巴巴为他加持的十级滤镜后,大众终将看到一个激进的赌徒式人物,他的投资人也终将回到基本的财务回报模型来审视对他的信任。而整个行业也将反思,孙正义和他的愿景模式究竟给整个互联网创业领域带来了什么?是如他自己所说,推动了未来更早到来,还是扮演了过去数年互联网投资领域巨大泡沫的吹泡泡者?在从阿里巴巴的光环中“毕业”后,这些问题终将迎来答案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